第17章 历史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504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21:06:50

她拿在手中的,正是那枚在后山发现的青铜片。

夏凡微微一愣,“你认识这玩意?”

“你没听说幽州洛家,万物天识吗?”仍捂着脑门的洛悠儿嘟囔道,“全国的书馆有一半都是洛家开设,幽州本府更是珍品藏书过万,论世间学识,没人比得过洛家了。看你长得也像模像样,没想到是个土包子……”

感情她们家是开图书馆的?

“这是一枚铸钱,又因为形如刀刃,也有人称它为刀币。”洛轻轻说道,“据我所知,只有永国才使用这样的钱币。”

“永国?”夏凡想了想,并未在记忆中检索到相关信息。

这下连洛轻轻的神情也变得古怪起来,“那是一百多年前的王朝,因为永王暴虐无道,终被新的六王取代,永国也一分为六。而大启,正是其中之一。”

夏然突然意识到了对方凝重表情的由来——

那岂不是说,这是前朝的“遗物”?

“之后六国都对永国余孽大肆清剿,任何留存永朝物件的行为,皆是重罪,钱币当然也不例外。若是被告发,举报人赏钱百两,而后者轻则流放,重则——”

“等、等等……”夏凡连忙打断了她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跟永国有关,只是觉得造型独特才捡回来的,你可别乱说啊!”

“真的?”

“就在青山的盘山道上,离岔路口差不多七八百米……呃,我是说约莫两里路。那里除了有青铜币捡以外,还有木制的轨道……”

说着说着,夏凡的声音慢了下来。

他捕捉到了对方脸上一丝隐约的笑意。

“喂……莫非你在忽悠我?”

“忽悠?奇怪的构词。”洛轻轻耸耸肩,“我说的并非谎言,只不过没说是现在。事实上,清剿之事也就最初二十年比较频繁而已,到现在哪还有什么永朝潜藏者。虽然它被冠以永之名,但这世上并没有东西可以永远存在。如今你就算收藏刀币,也不会有人来管你,所以不用那么紧张。只是考虑到我们进来时携带的东西都被监考官搜查过,因此这玩意很大几率应当是青山镇里发现的。”

夏凡半晌没能接上话来。

她这绝对是……报复。

没有什么比见识上的压制更令人堵心的了,想要反击都无从下手。

“后山两里路的地方么……”洛轻轻思索了下,“看来有必要去证实下。”

“那儿连条小路都没有,想要上去至少得好几个人一起,大师兄知道了肯定会有意见。”洛悠儿劝阻道,“我们现在既要分人协助方家,还要提防像他这样的人——”说到这里她看了夏凡一眼,“留在旅店的人手恐怕不够。”

“我会去和他解释的。”洛轻轻执意道,“毕竟这地方实在有些古怪。”

“你也觉得不对劲?”夏凡问。

“告诉你也无妨,”她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采集灵火的地方……那些坟堆都埋得很浅,似乎是临时挖掘出来的。还有,我们找到了两个被废弃的岩洞,就开在山壁之中,规模还不小。”

夏凡心头一跳。又来了,大型人工建造物的遗迹,就和盘山道上的木轨一样。“里面有存放什么东西吗?”

“我们只找到了几架木鸢。”

“木鸢?那是什么?”

“喂,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啊。”洛悠儿嚷嚷道,“就是大号风筝啊,最大的比人还大,蒙上兽皮便能带人飞上百步距离。难道你连《巧工述》都没读过?”

呃……还真没,他跟着便宜师父流浪江湖的时候,连肚子都不一定能填饱,哪还顾得上看书。不过夏凡也清楚重点不在于此,而在于一个用来埋人的地方,为何会存放着这些玩意。青山镇的居民对此事又知道多少?

他正准备再问几句时,另一名洛家女弟子匆匆走进了大堂,“师姐,外面快要拦不住了。”

“是我超时了,放他们进来吧。”洛轻轻吩咐完后望向夏凡,“你还想再去一次后山吗?”

和你们一起?“不了。”夏凡颇有自知之明,在旅店大堂对方还会束手束脚,在野外那就真不好说了,“我已经拿到了灵火之源,接下来几天只要守好它就行。”

洛轻轻见状也不再多言,转身离开了大堂。

洛家弟子也依次散去,当其他考生一窝蜂涌进来时,只看到了一片狼藉的大堂。

从封锁到离去,前后也不过一刻钟时间。考虑到她们的反应时间仅为早上发现房屋被入侵后的这一个多小时内,夏凡对洛家的协调性与组织度有了新的认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黎已经进入了不适期。小说网 www.xiao-shuo.org

她的面色明显偏红,呼吸略微顿促,汗水不断从额头冒出,打湿了垂落的发梢。

直到这时,夏凡才有机会详细的打量对方的模样。

如果忽略头顶的那双耳朵,她现在看上去和人类别无二致。同样是黑色长发,白皙的皮肤,尽管沾着尘土与血迹,依旧能看出其姣好的底子。

她的眉毛不长,未经修剪的眉线还有些偏粗,并非美人的标配,不过相应也柔化了五官的锋锐感,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如果不是提前接触过,他很难将夜里一开口就是嘲讽的狐妖和眼前的女子联系在一起。

而对方的另一个特点则是眼角处的一抹嫣红——乍看起来像是眼影,但细看的话便会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妆容,而是天生如此。这抹红色将她的眼睛轮廓向外延伸了一截,并赋予她一股妖异的美感。

至于和头发同色的耳朵……夏凡偷偷伸手捏了捏,确认那是真的。对方的面颊边并没有第二对耳朵,他实在有些好奇狐妖脑袋的结构,以及她小时候还未长头发时是什么模样。

这真是演化的奇迹啊,他心中感叹道。

此刻黎的眉头正微微皱起,偶尔还会哼出一两声,似乎在忍受极度的痛苦一般。

夏凡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微观层面是如何运作的,但从各种常识与现象来看,病菌等细小生物依旧承担着生命圈底层的平衡工作,一旦体内受创,它们便是生存最大的敌人。黎能不能挺过来,基本就取决于这几天了。

他打来盆清水,为其擦去汗水,再将一块湿布搭在她的额头上——这也是他目前为数不多能做的事。

……

下午四时,青山深处。

“师姐,你确定我们还要再找下去吗?”洛悠儿撇着嘴抱怨道,“再过一会儿,太阳都快下山了。”

“上山慢下山快,一个时辰足够大家回到镇里了。”洛轻轻无动于衷。

“问题不是时间,而是我们究竟要找什么。木轨我们发现了,刀币也找到了好几枚,但这最多只能证明那家伙没说谎罢了。”洛悠儿喘了口气,“你总不会想这样沿着轨道一路爬到山顶吧?那可是连镇子里的猎人都没到过的地方。”

洛轻轻停下脚步,回头望了眼众人——大家虽然没有吭声,但脸上都已经露出了明显的疲态。

从登上半山腰到现在,洛家弟子差不多已在深山密林里搜寻了四个时辰,即使有术法的协助,想从密布的树林间开辟出一条可供穿行的小道也绝非易事。加上闷热的天气与蚊虫骚扰,更是放大了体力和精神的消耗。

如果换作其他人,只怕早就抛下她原路返回了。

最关键的是,她确实不清楚自己要找的是什么东西,没有目标也就没有心理预期,这违背了计划的制定原则。按道理来说,她根本不应该在目的不明确时,组织这样一场搜寻。

只是一股不安始终盘踞在洛轻轻的心头。

除开在灵火地发现的仓库遗迹,她还从师兄那里听说,斐家和方家似乎也发现了一些小镇的异常之处,例如几口枯井下方的排水渠特别宽大,且分支极多,以及一些岔路尽头竟被石门锁死,谁也不知道它们最终通往何方。

如果只为了采集灵火的话,枢密府会何要把考场设在一个处处透露着邪门的地方?

或许这背后的答案,才是士考能否合格的关键。

“再沿着轨道搜寻三刻钟,”洛轻轻思索片刻后说道,“如果还没有新的发现,我们就下山。”

“诶,还要继续啊,我好饿……”洛悠儿有气无力的嘀咕了句,但迫于师姐的压力不得不从命。就在转身迈步之际,她身子忽然一歪,哎呀一声摔倒在草丛中。

“师妹你也太夸张了点吧,这就不行了么。”有同门笑道,“好歹也是修行之人,怎么体力连猎户都比不过。”

“才不是!只是不小心被绊了下而已!”洛悠儿气鼓鼓的爬起来,将脚下的杂草踩倒,随后咦了一声,“这儿有条新轨道。”

“你说什么?”洛轻轻略感意外的快步上前,低头查看了一番,“这是一条……岔道?”

“轨道分叉了?可我们处在山崖上吧?边上应该什么都没有才对。”

“没错,我们走的是盘山道,如果它向内拐,还有可能通往山洞一类的地方,但它却是向外拐的。”

众人议论纷纷道。

洛轻轻沉吟了下,很快做出了判断,“我们跟着新木轨走。”

“不继续向上爬了吗?”洛悠儿揉了揉脚踝。

“反正到不了山顶,不如看看这条岔道修到什么地方。”洛轻轻回道。

这一次,她们很快抵达了尽头。

穿过一片半人高的灌木丛后,一处陡峭的悬崖出现在众人面前。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