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心之所向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473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21:06:50

所有女子转过一轮后,厢房里只剩下老板娘和夏凡两人。

“不知道夏大人有看中的姑娘想买吗?”红姐故作热情的问道。能在京畿开馆子的人,几乎就没有白手起家一说,即使有,也很快会被大人物盯上,无双阁亦不例外。她之所以能稳住这么大一家店子,背后自然有上元世家和六部高官作为倚靠,也正因为如此,她十分清楚哪些客人虚有其表,而有哪些客人不能得罪。

眼前的这人,就属于不能得罪的那种。

这当然不是看在对方是金霞枢密府府丞的份上——一个外地的四品官哪怕实权再大,在京畿也得收敛三分。

她看重的是那张枢密府的名牌。

黑底金边,外加象征天象的七星,意味着他是京畿总府的贵客。若真开罪了对方,她背后那帮人只怕也不会为了一个青楼老鸨,去直面枢密府的追究。

所以即使夏凡提出让所有女子都出来走一遭的要求,红姐也没有断然拒绝。

而听他所说的那些内容,似乎是想买些女子回金霞。

这倒是在青楼的经营范围内。

不过红姐仍有些担心,万一对方看上的清倌人不愿意跟他走怎么办。毕竟明面上的规矩需要“两情相悦”,若女子不从,男方顾及面子和名声一般不会勉强,但她也清楚,这种约束对外地人要小得多,卖身契的交易并不需要当事人的认可。

“要说想买的话……所有人我都想买。”

这句话让红姐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好在后面一句“不过”又让她缓过气来。

“……不过我还是得尊重她们自己的意愿,若有人愿意去金霞,我才会替她们赎身。”

“大人真是贴心备至啊。”红姐连忙吹捧道。

“至于这价钱——”

“好说,好说,妾身保证一定是最适合您的价格。”

“二十两。”夏凡自顾自说道,“十五岁以上,每多一岁加二两。”

红姐愣住,这价格也太“实诚”了吧,按理说这种地位的官员想要买青楼女子,价格低了反倒不干——赎身价越高,一是越能证明女子受欢迎,二是越可以体现出自己的实力,她哪见过这种往死里砍的出价方式啊?

还有十五岁往上加价这条……岂不是说二十来岁的姑娘反而身价更高?这简直颠覆了红姐的认知——决定一个女子赎身价格的关键,不应该在于其容貌和才艺么?而年纪越大,容颜就越难保留,价格哪有不降反增的道理。

“这个价格充分考虑了无双阁的利益——据我所知,你们从人牙子那里买人的价格就在四五两之间,偶尔出众的也就十来两。而多出来的钱则是教育、衣物和吃住开销,这也是为何年纪越大,价格越高。若你觉得还有什么没算在内的,可以向我提出来。”

好家伙!红姐被气笑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离谱的买卖。其他人谈赎身时,不管有钱没钱,都会从感情入手,委婉的表示彼此已难以割舍。而这人……还真就是集市买菜来着,不管是头牌还是无人问津的丫头,都按一个价来算!

凭什么啊!?

如果不是那张枢密府的名牌,她甚至都想叫护院将此人赶出去了。

但她脸面上自然不能将嫌弃表露出来,“呵呵,大人的赎身方式还真是别树一帜啊。这样,妾身将这间厢房一直开着,若有姑娘愿意随您去金霞,妾身就将她们带过来,您看如何?”

“这么说来,你是同意我开的价格了?”

红姐咬了咬牙,把心一横,“虽然此价着实有些低了,但就当交大人一个朋友,还望夏大人以后能多关照无双阁的生意。”

什么人才,什么自由,听起来就没有一件着调的事。

有上元城不待,千里迢迢跑去金霞城?

恐怕只有傻子才会去。

即便冒出一两个愣头青来,这点损失她也担得起。

晚点她再吹点风,警醒一下姑娘们,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红姐正准备起身告退时,走道外传来了脚步声。

接着房门被推开,余霜雪出现在门口,“大人,我准备好了。”

“你在说什么——”红姐说到一半,眼睛已经看到了她背后的行囊。虽然知道这人跟无双阁有隙,一旦给机会她一定会选择离开,但这决定未免也太快了点吧!“那个……霜雪,你不再考虑下吗?”

“红姐,我的钱应该已经够赎身的了,没错吧?”

“呃……我需要叫账房算一下,不过——”老板娘看了眼一旁的夏凡,“应该是没问题的。”

算了,本想看着她在无双阁里慢慢凋谢,既然她选择了一条临渊路,那就由她去吧。

“还有我——夏大人,您能把我一起赎买了吗?”

忽然,余霜雪身后又钻出了个小脑袋。

红姐定眼一看,惊讶的张大了嘴。

对方居然是歆桃!

“胡闹,这里不是玩耍的地方,你快给我回房去!”她厉声呵斥道。

一个余霜雪还好说,她的年纪早就过了巅峰期,留在楼里也带不来多少收益,但歆桃就不一样了。

她不仅模样讨人喜欢,身子也十分柔韧,还跳得一手好舞,接下来的四五年里,她俨然就是无双阁新的营收点。若是她走了,无双阁少说也得损失上千两银子,这还不算她往后的疏拢钱与赎身费,其性质和余霜雪压根不是一回事!

歆桃则完全没有理会红姐的斥责,她眼睛只盯着夏凡,显然知道此人的回答才是关键。

“哦?你为什么想去金霞城?”夏凡笑着问道。

“一是我想陪着余姐一起,不让她那么孤单,二是……人家今后也想‘我’来自称!”小姑娘用清脆的嗓音回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字说出口时会觉得特别畅快!”

“我知道了。”夏凡点点头,转头看向老板娘,“按照刚才的赎身价格,没问题吧?”

“这——大人,”红姐刚开了个头,便看到对方眼中神色转冷,顿时打了个哆嗦。她差点忘了,这人不仅背靠枢密府,自身也是四品方士,万一对着她用出术法来,她还真没地方去说理,“当然,我的意思是……就按您说的来办。”

“另外,青楼一般会有‘代存’部分赏金的规矩吧?”夏凡轻轻敲打着桌面道,“既然人都要走了,我看这部分代存金额也没必要继续放在青楼里了。她们都存了多少银子?最好让账房清点一下,也省得日后再起纠纷。”

红姐感到自己的牙齿都要快被咬碎了,可之前话已经放了出去,这种时候再反悔无异于将把柄送到对方手中。

“还是夏大人考虑得周道,我……这就让账房去办。”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