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结果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239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21:06:50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你还能走吗?”

夏凡回到洛轻轻身边问道。

刚才那一击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气,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躺下来好好休息片刻。不过夏凡也清楚战斗仍未结束,城墙两侧的屋梁已被引燃,这里很快会被大火吞噬,他必须赶在那之前撤离断口。

洛轻轻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从她忍痛的神情来看,被黑绳击中的那一下应该伤得不轻。

“我借你一条手。”夏凡朝对方伸出手道,如果是以前,他早就弯腰去背洛轻轻了。“放心,这里没人会看到。”

洛轻轻愣了下,似乎想笑,不过嘴角刚一上翘便拉到了痛处,咬嘴倒吸一口气,“你把我当成食古不化、不知变通的愚人了吗?比起这个,后面半句话反而更容易引人误会!相互协助、并肩作战而已,就算看到又如何?”

说罢她抓住夏凡的手,将自己拉扯起来。

“呃……”夏凡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好,他感觉自己在对方前好像就没有说对过话一样。

“快走啊,不是说要尽快离开这里么。”洛轻轻催促道。

“你注意脚下。”他无奈的摇摇头,扶着对方小心朝废墟下方走去。

比起攀爬时巨大的快慢差距,这次两个人都处在了同一水平。

唯独有所改善的,大概是背后已燃起熊熊大火,至少魅没法来袭击他们了。

就在爬到一半之际,夏凡忽然惊觉,不知何时头上的呼喊声、术法声竟偃旗息鼓,小镇仿佛被寂静所笼罩。

他心里猛地一沉。

不会自己行动得还是太晚,其他考生没能撑到魔倒下的一刻吧。

若防线已经被击溃,他们的处境就极为危险了。以现在两人的状态,随便来一只邪祟都能将他们置于死地。

洛轻轻也觉察到了此点,只是她神色未变,驻足长听了一会儿,方才低声开口道,“不对……你再听听。”

夏凡集中精神又倾听了片刻,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城墙方向逐渐有动静传来,不过那并不是什么打斗或逃命之声,而是像有人在欢呼。

这绝非幻觉,因为声音很快此起彼伏,扩大到了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欢呼之中,煞夜的压迫感仿佛烟消云散。

此刻离破晓还早,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加速迈开了脚步。

当夏凡和洛轻轻好不容易登上城墙,一个令人称奇的景色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远处浓郁的黑雾已完全褪去,夜幕重现出繁星的身影,不过比星辰更夺目的,是地面上摇曳的“灵火”。它们此消彼长,像是某种轻柔的植物一般,有时候呈碧绿色,有时候呈淡紫色,一直从小镇蔓延至视野尽头。

比起平日里的飘忽和捉摸不定,此刻这光景竟有种祥和宁静之感。在灵火的映照下,大地宛如成了一片泛着微波的光海。

那正是魅所留下的遗物,也是士考合格的凭证。

仍留在墙头的考生们或是振臂高喊,或是相互祝贺——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把身边的人当成了可并肩战斗的伙伴。

大荒煞夜结束了。

……

一天之后,所有参考者再次聚集到了青山镇中央。

大概是出于最后一战通宵未眠的缘故,枢密府给出了充足的休息时间。这段久违的空闲里,小镇里的气氛融洽到了极点,从拉关系到称兄道弟,大家似乎全然忘了数天前他们还在彼此猜忌暗算,甚至为了一瓶灵火之源大打出手。

夏凡也在唠嗑中了解到了不少消息——比如青山镇的居民都是枢密府人员扮演的;又例如考生之中就藏有官方监考者;总之大荒煞夜看似惊险,但全程都处于枢密府的控制之下,伤员也在第一时间得到救治,除开极个别倒霉者,考生的损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这从某种程度上印证了夏凡的猜测。

士考的目的是为启国选拔人才,而非什么死亡游戏,风险固然有,不过整体基本在可控范围内。

当然大家谈论得最热烈的,还是昨晚的那道斩魔之雷。由于缺乏目击者,猜测主要集中在三家之首身上——毕竟有能力掏得出雷击木,还愿意用在士考上的,也只有那三大世家的佼佼者了。

这其中又以方先道的支持者为多,考虑到从众考生的视角,斐念先是被洛轻轻所救,而方先道又帮了洛轻轻一把,有此结果倒也不算奇怪。

而夏凡无意出这个风头,说到该话题时基本都一句话带过,即使有人记得他也曾摔下城墙,都被他以场面太混乱根本没注意的理由糊弄过去。

待人聚齐后,第一日出现过的监考官终于露面。

这回跟他一起登场的,还有一块巨大的、盖着红绸布的木板。

显然,那便是用来公示合格者名字的“红榜”,对应的正是科考中的金榜。

这也让沸沸扬扬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首先,我得在这里祝贺各位。”监考官走上长桌,语气也比宣读规则时热情了许多,“经过七天的磨练,各位还能站在此处,并顺利达成考试目标,就已经证明了有加入枢密府的资格!”

“我宣布青山镇士考结果如下:参考者四百零一人,最终合格者一百八十九人。淘汰考生中,违反第一条者一百五十二人,违反第二条者二十九人,违反第三条者三十一人。过程与结果皆合乎枢密府士考章程,本次考试有效!”

人群顿时响起了一阵叫好声。

第一条和第二条都没什么争议,基本是那些早早退场,把目标放到三年后的参考者。关键在于第三条——枢密府显然把那些不战而逃的考生都归到了谋害同期考生一类里,这意味着他们即使拿到灵火之源,也无法通过考试。

那些留在城墙上的考生自然乐意见到这样的结果,纷纷对枢密府的赏罚分明赞不绝口,只有夏凡有些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当时防线随时都有可能溃散,大部分考生的战斗意志不过是半斤八两而已。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