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仙术解析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375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21:06:50

这是巧合,还是灵台出了问题?

罗衡发现两个解释自己都难以接受——这个班也就五十来人,一次性出现七名感气者,这比例着实有点颠覆常识。若是后者……一个灵台价值千金,如果坏在他的手里,这辈子估计都得给学堂还债了。

他决定先拿自己来试一试。

随着气的注入,指针十分精确地指向了“兑”位。

罗衡稍稍松了口气,还好,灵台看起来一切正常。那结论只能是第一种了——这个班的运势较为惊人,恰巧凑齐了七个拥有感气者天赋的孩子,从今往后他们将拥有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人生。

但……真就是如此吗?

感气的年龄有先有后,时间跨度好几年的都有,比如罗衡自己一直到十一岁时才觉醒这个能力,而像那些世家天才,五、六岁便已崭露头角。理论上来说,直到成年以前理论上都有开眼的可能。

问题就在于此——眼前的这些孩子可都是今天才进行第一次尝试的。头一次尝试即有七人成功,这已无法用巧合来概括。即便是从不喜欢刨根究底的他,也无法用这一理由来说服自己。

只能说,这其中必然存在某种原因,才导致了这一异常情况的发生。

罗衡想到这里不由得浑身冒起了疙瘩,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从脚底升起——那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感到发颤,而是在面对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局时身体下意识产生的颤栗。

若谁能找到这个原因的话,必将会在术法界掀起惊天骇浪。

不知为何,他脑海里忽然又浮现出了夏凡说过的那段回答——

「因为一旦知道理的存在后,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便会发生变化。」

……

金霞西郊,凤阳山庄内。

宁婉君领军出征后,就将整个山庄都丢给了夏凡。用公主的话来说,他已经在外晃荡了一多个月,现在该轮到自己出去透透气了。

于是山庄就成了夏凡的临时办公地点。白天起来后他第一件事是处理事务局一些难以做决定的问题,接着整个上午和下午都是自由时间。傍晚时分墨云会过来探讨一些关于算术和机造技术上的专业问题,从京畿枢密府带回来的法器图纸也都交到了她的手中。吃过晚饭后,则是与宁婉君的通讯时间,大多时候都是单独对话,偶尔也会开上一场小会,集中讨论下一步战略规划。

差不多到九十点时,狐妖也会带着天狗回到山庄,兴致满满的向夏凡讲述一天的经历。

自打有关妖的新告示贴出后,黎便当仁不让的成为了首个践行者……或者说示范者。她不再隐藏自己的耳朵和尾巴,大大方方的走过街区与闹市,此举无疑引起了众多人的瞩目,但同样也招来了极多的非议。

这一切自然全被山晖听在耳朵里。

当后者转述时,连夏凡都会忍不住皱起眉头,只是当他把自己的担忧表露出来时,黎却坦诚的告诉他,这是扭转世人看法所必经的过程。她已经有了可以完全信赖的人,所以不会被这些非议所伤。如果由她来加速人们的接受过程,那些真正对踏足人类俗世心怀不安、担惊受怕的妖,就能少承受一些伤害。

另外黎还从夏凡他那里学到了钓鱼执法的技巧——金霞城里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狐妖的底细,因此若有极端者打算将言语上的恶意转化为实际行动时,山晖都能提前一步得到消息,并通知缉拿部门进行埋伏捉拿。

这事也成了黎的日常消遣之一。

至于上午到下午的那段自由时间,夏凡也没闲着。他有空就会把那本仙术秘录拿出来翻翻,一点点将上面的电路图还原成自己可以理解的图例。尽管许多标识发生了变化,不过仍可以根据元器件在图中的位置来推断其作用。

按照秘录上的描述,这门仙术施展时无声、无光,如果对气的敏锐程度不高,甚至很难察觉到有人发起了攻击。

而它的效果也十分诡异。

施术者可以自行控制术法威力,当投入的气较多时,此术类似于离法,能引发灼烧与火焰。并且它的高温不仅仅聚集于表面,还能直接伤及目标内部,无论是盔甲还是衣物都无法阻挡。

若降低气的消耗,它几乎没有直接效果,但在数天之后,中术者同样会感到灼烧带来的剧痛,身体也会溃烂腐败,宛若遭到恶疾侵蚀一般。更关键的是,大多数治疗手段都对其无效,哪怕方士自身的恢复能力再强,最终都难逃过一死。

秘录的最后还提到,此术虽然防不胜防,施展距离却极短,只有在两步范围内才能达到理想效果,超过这个距离时,仙术的威力将会直线下降。故此枢密府为其起了个贴切的名字:九幽火。

然而在夏凡看来,该术倒更像是一种……辐射。

前一类症状描述十分符合高能射线造成的热损伤特性,后一类看上去则像是某种离位损伤。

但这仅仅也只是一种猜测。

毕竟秘录上的图例极为复杂,有些地方夏凡也难以摸透,想要完整展现出仙术的全貌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当然,这不等于此本仙术秘录就毫无用处,既然原封不动的使用行不通,他大可拆开来用——例如九幽火的图录中也包括增幅电路部分,而且比他自己绘制的那张图要详细数倍不止。把这些可以利用的部分识别并挖掘出来,正是他当前的主要研究方向。

“夏大人,枢密部从事薛大人想要见您。”就在夏凡解构仙术时,一名侍卫走进书房报告道,“他目前正在山庄外等待。”

“薛知更吗?”夏凡放下手中的毛笔,“带他去会客堂吧,我这就过去。”

“是。”

在会课堂内,他很快见到了拜访者。

曾经的录部从事如今已是枢密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同时还分管学堂的术法授课内容。虽说薛知更出身自原枢密府一派,不过后来在重建枢密府框架、改府为部的过程中出力良多,算是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夏凡直入正题道,“不知薛大人找我有什么事?”

“事关重大,府丞大人。”对方拱拱手,神情振奋道,“最近有授课方士向我汇报,说学堂里出现了多名学子同时觉醒感气能力的现象。我原以为只是误断,可其他方士次日也提交了类似的报告。到今天为止是第三天,学堂一共发现了二十六名感气者,并且还有继续增多的趋势!”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