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突发案件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3276字 更新时间:2021/07/29 21:06:50

他本想说当然,但这短短两个字竟一时开不了口。

夏凡扪心自问,自己的初衷并未改变,然而时至今日,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却横梗在了目标之前。

不知为何,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老太太欣喜万分向他道谢的情景。

“我觉得你还是少思考这种问题为好。”上官彩冷不丁凑过来道,“枢密府这么安排自然有它的道理。你或许有你的想法,但它为何要听你的?你还能让它用正眼瞅你一眼不成?”

“上官姐,你在说什么啊?”洛悠儿疑惑道。

“没什么,我之前住在京畿,见过太多不知天高地后的人。空有一身想法,却没有实现的力量,最终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她耸耸肩,“其实我也是如此,所以才会被分配到申州来。”

“我不懂你的意思……”夏凡摇摇头。

“实际上你懂,只是不愿承认而已。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讲,就是认清现实,少去跟枢密府较劲。”上官彩背着手向前走道,“我们方士啊,老老实实听上面的命令就行。有空去帮助下普通人,赚点额外收入也挺好的。说不定几年后你还厌倦了呢。”

“他还能有几年好待么?”洛悠儿深表怀疑,“当时那气氛,我都怀疑夫子要把他当场赶出去了。”

“赶走也正常,不过章夫子既然没这么做,估计是想再给他一个机会,以观后效吧?”

上官彩回过头,扬起嘴角,“然而枢密府无论是什么样子,你都不会舍得放弃现有的一切,我说的对吧,夏公子?”

被她这么一激,夏凡的心绪反倒平复下来。

没错,空想毫无意义,他现在改变不了不代表以后也是如此,何况研究方术和消灭邪祟并不冲突,他没必要拘于一时。

“我怎么做跟你无关,多谢你关心了。”

“不用客气。”她竟丝毫没有推托的意思。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见气氛有些怪异,魏无双主动提议道,“今天要不我们一起吃晚饭吧,我请客,算是金霞城第一批方士小队建成宴!”

“同意!”洛悠儿立刻振臂附和。

“我无所谓,”上官彩瞟了眼夏凡,“就看这位了。”

“夏兄……”魏无双挤眼道。

夏凡叹了口气,虽然被上官彩呛了一顿,但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会恢复得这么快。现在拒绝,反倒显得他有些小气了。加上同乡的面子,他陪上一趟也无妨。

顺带还能给黎打包点好吃的。

“我知道啦,走吧。”

……

接下来的一周,夏凡的生活变得意外规整起来。

类似公务员上班打卡,方士每天也要一早去枢密府报道,确认今日有无新任务需要处理。而新晋者还要花一上午时间来接受培训。比如一些施术技巧,以及如何分辨邪祟、并针对其弱点进行攻击。

特别是在施术技巧上,枢密府做了相当多的改进,例如方士服共有六到八个口袋,可以分门别类的放入药材;掏材料的动作也有相应规范,两指法和四指法能在单手情况下摸出二到四种不同类别的材料,比起士考时考生五花八门的施术姿势,这些快抽动作居然有种侠士对决的潇洒。

而更极端一点的,则是将符箓纹在手臂上,使方士无需药材也能施展二重术。只是这种做法和“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理念相悖,而且一旦纹下就没法再加以改进,因此选择这么做的方士并不多。

另外夏凡发现,反复施展方术确实确实能加强术的效果。譬如自从在青山镇毫无保留的施展了一次震术后,他发现自己的术法能力再次得到的精进。这并非一种模糊的感觉,而是能实实在在观测得到。

以前他不借助引子和符纸施展一重术时,只能在皮肤上感受到一丝微麻,但现在,他已能在指尖拉出一小道电光,同时伴随的还有一阵刺痛。

这倒是和他过去熟知的常理略有出入的地方——控制变量法在这儿不起作用,或者说,术法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所想」,也加入到了变量之中。可惜的是,一重术和三重术消耗的气基本相同,对效果的提升亦接近于无。

上午的课上完后,下午便是自由时间。

他们这一伙人最常去的地方是录部,那里存放着众多书籍与密录,但术法数量并没有夏凡想象的多。例如震术一项上,除开他已经掌握的雷鸣术外,其余完整的密录只有两本,分别是流光术与蛇影术。

章夫子的解释是,世间流传的大多是基础术法,经过长期运用和感悟后,这些术法将打上个人的烙印,施展时会各具特点。至于施术者做了哪些改进,积累下哪些经验,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愿不愿意公布出来,完全取决于个人,枢密府亦无法干涉。

这个说法倒也从侧面印证了八门方术中,为何震术最少——光是平日里想试验下新的感悟就得花费个几十上百两银子,还不一定出成果,正常人恐怕都会知难而退。

新学习的震术「流光」很好理解,差不多是雷鸣术的弱化版,不受地形影响,即使在洞穴等隔绝天空的地方也能正常施展,效果为一道从掌中迸发而出的电弧。

而震术「蛇影」就很稀奇了,它需要的材料居然是新鲜的蛇脊椎,按照密录的描述,此术能在短时间内提高身体的反应速度与五感的敏锐度。只可惜这药引着实有些偏门,他想体验下都无从入手。

相比学习成本高昂的方术,另一类书籍引起了夏凡的兴趣。

他发现录部里竟还收集了不少江湖武功。

这里面便有洛轻轻提到过的身法。

只是这些身法并没有玄乎到左脚背踩右脚背、轻身一跃便可飞天的程度,大多都是步伐与气息的配合,来达到更高的行动效率。

除了常见的身法与拳脚棍棒功夫,夏凡甚至找到了几本冠以“点穴”、“秘传”、“神功”之名的书册。

只不过在这些书的封面上,都贴着一张醒目的红色纸条,上面写着「未经验证,缺乏原理描述,效果存疑,请谨慎练习」的字样。

看来枢密府的科学素养还挺高的。

另外在录部里,他还找到了几本介绍世家的书籍——原来无论方家也好,洛家也罢,最早都源自拥有从龙之功的功臣。为了庇佑其家族长盛不衰,圣上将招集天下感气之人的职责交给了这些有功者,也变相减轻了枢密府的负担。而禁止术法知识外传这一点,又使得世家无法独立于枢密府存在,想要往上爬,就必须成为体制内的方士。

换而言之,洛悠儿和洛轻轻并没有任何亲缘上的关系,她们只是恰巧被幽州洛家收入其中罢了。这也算是解答了夏凡心中的另一个疑问:感气既然是天性决定,无法人为控制,那么世家是如何积攒出一大票感气之人的。

同时散门的存在就好理解了,要么是像他这样早早被人捡走,从另一条途径接触术法世界;要么就像魏无双那样,家中有些底蕴,并不想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世家,哪怕学不成也不愿改姓。

他甚至有理由怀疑,真正有权势的富家子弟即便不依靠世家,也能得到和洛轻轻差不多水平的方术教育,或者直接免试进入枢密府。

毕竟特招这种东西,任何时代都存在。

一周下来,夏凡在方术常识方面得到了极大补充,基本算是追上了世家弟子的进度——毕竟绝大部分术法知识被枢密府垄断的情况下,后者的先发优势更多在于识字启蒙与引气时长上。

学习之余,他还抽时间光顾了两、三次金霞城的几家铁匠铺,将自己的底牌拆散让他们打造。纯铜——也就是赤铜的价格并不算高,比熟铁还便宜那么一丢丢,带磁性的磁铁石更是白菜价,材料成本比起雷击木来说不到九牛一毛。

唯一的难点在于把铜炼制成铜丝,古代没有专门的拉丝设备,只能靠铁匠手工打磨。如此一来,效率就下降了许多。七天时间里,他一共制备出四个磁石铜环,平均每个价格半两银子,其中绝大一部分是手工费。

加入枢密府后的规律生活让夏凡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光,饥饿与奔波离他远去,他再也不必睡觉时衣不离身,时刻提防野兽或其他流民的袭击。

就在夏凡以为这将是成为方士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内容,一道传入金霞城的急讯打破了这份平静。

早晨报道时,章夫子将他们罕见的带到了令部。

一名六品方士接过了领队之职。

“我乃枢密府神判官,姓张,擅长坤术,你们叫我张神判即可。昨日收到申州高山县上报,县内出现疑似邪祟案件,目前已威胁到全县安危。”他环顾众人,缓缓说到,“令部从事方大人命我带队前往处置,这也是检验你们所学成果的好机会。我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准备,辰时正点出发!”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